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營利事業所得稅-交際費與廣告費】(064)

案例:
藥商紅軍公司100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交際費已達上限數額4,000,000 元,另有列報廣告費5,000,000元係贊助特定專科醫生及事人員參與國外醫藥會議等相關費用,打算和該特定醫師建立良好公共關係,間接達成促銷藥品之目的。紅軍公司主張這些參與醫藥會議各項支出應為「(產品)推廣費」,是屬廣告費性質,依法可核實認列。但國稅局將上開廣告費轉列為「交際費」,又因紅軍公司當期原申報交際費金額已達稅法規定上限數額,所以將5,000,000元交際費全數剔除。在實務上,交際費與廣告費如何區別?

答:
所得稅法及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明文定有「交際費」及「廣告費」之認列,依所得稅法第37條及查核準則第80條規定,關於交際費的性質,是指營利事業為業務需要所直接支付招待客戶、贈送禮品等具交際性質的支出。所稱「業務上直接支付」,是指該具交際性質的支出與業務有關,且由該與業務相關的特定人直接受領。而交際費支出形式並不限於餽贈物品、設宴款待或招待旅遊,其定義應可界定為營利事業在從事營利活動的過程中,為塑造或改進營利事業與相關業務特定人間的獲利環境,以建立與該特定人良好公共關係所支出的費用。相對於交際費,廣告費則著重在為建立企業及商品良好形象而支出的費用,是針對不特定對象宣傳所發生的費用,此觀諸查核準則第78條第1款規定自明(參照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判字第1318號判決)。
本案藥商紅軍公司是為了和業務相關的特定專科醫生及事人員建立良好關係,爭取他們對公司的好感,進一步影響有權開立處方醫師的認同,以達成促銷藥品的目的,所以贊助該特定人員參與國外醫藥會議相關費用,實屬交際費性質,此與廣告費係為建立企業及商品良好形象,對不特定大眾宣傳,以達促銷商品目的之支出,明顯不同。

相關法規: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官等不變,從主管調任非主管職,可否提起行政爭訟?】(060)

案例:
小明原係A機關所屬救災救護指揮中心警正二階股長。A機關認小明有不適任股長職務之事由,而將小明調任A機關所屬第二救災救護大隊警正三階至警正二階督察員(仍以原官等官階任用並敘原級及同一遷序列)。小明不服,提起復審,遭決定駁回。再提行政訴訟,是否合法?

答:
公務人員權益之救濟,依復審、申訴、再申訴之程序為之。而公務人員對於服務機關或人事主管機關所為之行政處分,或對其依法申請之案件於法定期間內應作為而不作為,認為違法或顯然不當,致損害其權利或利益者,得提起復審;至於公務人員對於服務機關所為之管理措施或有關工作條件之處置認為不當,致影響其權益者,則僅得提出申訴、再申訴,為公務人員保障法(下稱保障法)第4條第1項、第25條第1項、第26條第1項、第77條第1項所明定。是以公務員身分受行政處分得否提起行政爭,應就處分內容分別論斷,如該行政處分足以改變公務員身分關係,或於公務員權益有重大影響之處分,或基於公務員身分所生之公法上財產請求權遭受損害,可提起行政爭;至於未改變公務員身分關係,或對其憲法所保障服公職之權利未有重大影響,亦未損害公務人員之公法上財產請求權之措施,諸如記大過、記過處分、申誡懲處、考績評定、免除行政兼職,或機關長官、主管所為不同區域或職務之調任、工作指派、所發布之職務命令、所提供之福利措施等,核屬保障法第77條第1項所指之工作條件或管理措施,非屬行政處分,公務人員僅得依申訴、再申訴程序尋求救濟,不得以復審之程序請求救濟,亦不許提起行政訴訟(司法院釋字第187201243266298312323338430483539號等解釋意旨參照)。
所以,對於公務機關的內部工作條件或管理措施,因為未改變公務員身分關係或對其服公職的權利未生重大影響,也未損害其公法上的財產請求權,基於訴訟資源合理分配及公務機關內部管理之必要,不論以何種訴訟種類提起行政訴訟,均非法所許。
本案小明由主管人員調任為非主管人員,雖使他因此喪失主管加給之支給,但主管加給是因人員所擔任主管「職務」的性質而依法給予的加給,本來就不屬於公務人員身分依法應獲得的俸給,故應認該職務調任未損及小明的身分、官等及俸給等權益,僅屬A機關的內部管理事項,並非行政處分,所以小明雖得依申訴及再申訴程序尋求救濟,但不得提起行政訴訟。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