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訴訟中財政部解釋函令見解變更了,該怎麼辦?】(074)



案例:
好野人公司是國內最大的化妝品直銷公司,旗下擁有眾多經銷商幫忙銷售產品。好野人公司為了鼓勵經銷商創造銷售佳績,約定若達到一定銷售金額,將招待經銷商出國旅遊。好野人公司98年度將此旅遊費用做為「其他費用」列帳。國稅局審核時,依財政部69419日臺財稅字第33171號函釋規定,認定該旅遊費用屬於交際費性質,轉列交際費後,將超過交際費申報上限之100萬元予以剔除。好野人公司很不服氣旅遊費用被剔除,提起行政救濟。期間財政部於1011031日發布臺財稅字第10100105170號函釋(以下均以財政部函釋日期簡稱之),規定自10211日起,此類旅遊費用可按「其他費用」列支,但要列單申報經銷商的所得。好野人公司可不可以在行政訴訟中,主張採用財政部1011031日函釋規定?

答:
關於財政部解釋函令見解的變更,依稅捐稽徵法第1條之11及第2項之規定,對於尚未核課確定之案件,納稅義務人可以採有利的函釋適用財政部1011031日函釋,對於提供旅遊招待的好野人公司來說,可將旅遊費用以「其他費用」列支,不會有超過限額而被剔除之不利風險,如果好野人公司98年度時已列單申報經銷商的所得,則該函釋是屬於有利的函釋,好野人公司仍然可以在訴訟中主張適用財政部1011031日函釋,請求撤銷國稅局之原處分

相關法規: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稅捐稽徵法第28條規定可以讓敗訴的稅務案起死回生嗎?】(059)



案例:
阿國在981月至9912月間銷售臺北市文山區的多筆房地(下稱系爭房地),銷售額合計9,000,000元,經國稅局查獲,被認定為屬於營業行為,應辦理營業登記並繳納營業稅,而以原處分核定阿國要補徵營業稅額450,000元,並依行為時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下稱營業稅法)第51條第1款及稅捐稽徵法第44條規定,擇一從重處罰,按所漏稅額450,000元處2倍之罰鍰900,000元。阿國不服,申請復查未獲變更,循序提起行政救濟,分別經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以判決及裁定駁回而告確定。阿國事後在1031020日依稅捐稽徵法第28條的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的規定,向國稅局申請退還系爭房地前在93年間被法院拍賣所扣繳之營業稅進項稅額400,000元,有無理由呢?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213條規定,訴訟標的於確定終局判決中經裁判者,有確定力。所以訴訟標的於確定終局判決中經裁判,嗣後當事人即不可以為與該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主張,法院亦不可以為與該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判斷(最高行政法院72年判字第336號判例參照)。納稅義務人依稅捐稽徵法第28條規定請求退稅被駁回,而提起行政訴訟,其主張核課處分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之部分屬原確定判決意旨範圍,納稅義務人自不得為相反主張而請求退稅,行政法院亦不得為相反之裁判,故納稅義務人以與原確定判決確定力範圍相反之理由,請求退稅為無理由,高等行政法院應判決駁回。(最高行政法院952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
本案阿國未依規定申請營業登記而出售系爭房地的違法事證被國稅局審理後,以原處分予以補稅及裁罰,原處分的合法性既然經過法院裁判確定,已經具有確定力。事後阿國以系爭房地前在93年間經由法院拍賣而取得時,被法院扣繳營業稅進項稅額400,000元,國稅局應該要退還給他,而申請退稅。但是,阿國取得系爭房地的原因係經由法院拍賣而來,為原確定判決所審認的事實,阿國於該案審理當時並未主張要扣除進項稅額,也沒有辦理合法的申報扣抵程序,所以,系爭房地的補徵銷項稅額無法扣抵進項稅額,已經是原確定判決所認定的事實,阿國事後再提出退還進項稅額的主張,不屬於事實認定的錯誤,也沒有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的問題,依前述最高行政法院的決議意旨,阿國自不可以再以原處分「事實認定有誤,致適用法令錯誤」等理由,引用稅捐稽徵法第28規定,請求退稅。

相關法規: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收容新制停看聽-2 無續予收容之必要】(047)



案例:
阿江為緬甸籍幫傭,民國9581日入境臺灣,在彰化照顧阿霞阿嬤,停留期限於991230日屆滿。期滿之日阿江逃逸逾期未歸,護照也已經過期,10591日在菜市場被巡邏警察查獲,由內政部移民署作成強制驅逐出國處分,並於同日經內政部移民署暫予收容在案。假設阿江於受收容期間發現自己已懷孕3個月急於返鄉,託人向阿霞阿嬤求助,阿霞阿嬤資助她購買機票,但是移民署已向臺灣彰化地方法院聲請續予收容。請問持有有效緬甸護照,且已購買機票準備返鄉生產的阿江真的無法如期返鄉了嗎?

答:
外國人受強制出國處分,於具有收容事由之一,非予收容顯難強制驅逐出國者,得予收容;暫予收容期間屆滿前,內政部移民署認有繼續收容之必要者,應於期間屆滿5 日前附具理由,向法院聲請裁定續予收容。惟鑑於憲法第8條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9條對於人身自由保障之要求,並因應司法院釋字第708號及第710號解釋意旨,行政訴訟法乃於第237 條之10以下,明定收容異議相關程序,明揭應賦予受收容人對於收容處分有立即聲請法院迅速審查決定之救濟機會,以及逾越暫予收容期間之收容部分,應由法院審查決定的權利。
受收容人有下列情形之一,具收容事由:1.無相關旅行證件,不能依規定執行。2.有事實足認有行方不明、逃逸或不願自行出國之虞。3.受外國政府通緝。另受收容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不予收容:1.精神障礙或罹患疾病,因收容將影響其治療或有危害生命之虞。2.懷胎5個月以上或生產、流產未滿2個月。3.未滿12歲之兒童。4.罹患傳染病防治法第3條所定傳染病。5.衰老或身心障礙致不能自理生活。6.經司法或其他機關通知限制出國(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第1 項、第38條之1 1 項參照)。可知,行政法院審理續予收容之聲請事件,應審查是否具備收容事由、有無得不予收容之情形及收容之必要性等。
本案中,懷孕3個月的阿江雖然不符合「懷孕滿5個月,得不予收容」的規定,但有我國籍的友人阿霞阿嬤可以協助她訂好機票,確保遣返作業的執行,阿江顯然具備足夠旅行證件及相關費用,也有出境返鄉的意願,難認有行方不明、逃逸或不願自行出境之虞的事實,所以她可以主張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並沒有繼續收容她的必要,法院應駁回內政部移民署續予收容的聲請。

相關條文: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收容新制停看聽-1 收容異議】(039)

案例:
阿江為緬甸籍幫,自9581日入境臺灣,在彰化照顧阿霞阿,與阿建立非常深厚的感情。但阿江停留期限於98930日屆滿。期滿之日阿江逃逸了,逾期未返國,護照也已經過期,某日在菜市場被巡邏警察查獲,由內政部移民署作成強制驅逐出國處分,並對阿江暫予收容。阿霞阿經人告知阿江被關起來,非常擔心,請問她可以具狀向入出國及移民署提出異議,或提出撤銷訴訟嗎?

答:
於憲法第8條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9條對於人身自由保障的要求,並因應司法院釋字第708號及第710號解釋意旨,行政訴訟法乃於第237 條之10以下,明定收容相關救濟程序,明示應賦予受收容人對於暫予收容處分有立即聲請法院迅速審查決定的救濟機會,以及逾越暫予收容期間後之收容,應由法院審查決定的權利。
行政法院審理收容異議事件,應審查是否具備收容事由、有無得不予收容之情形及收容之必要性等(含有無為其他收容替代處分可能)。而根據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之1 1項及第38條之2 1項規定:「外國人有下列情形之者,得予收容:一、精神障礙或患疾病,因收容將影響其治療或有危害生命之虞。二、懷胎五個月以上或生產、流產未滿二個月。三、未滿十二歲之兒童。四、患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所定傳染病。五、衰老或身心障礙致不能自理生活。六、經司法或其他機關通知限制出國。」「受收容人或其配偶、直系親屬、法定代理人、兄弟姊妹,對第三十八條第一項暫予收容處分不服者,得於受收容人收受收容處分書後暫予收容期間內,以言詞或書面敘明理由,向入出國及移民署提出收容異議;其以言詞提出者,應由入出國及移民署作成書面紀錄。」可知當受收容人或其配偶、直系親屬、法定代理人、兄弟姊妹,認為受收容人有得暫予收容之情形,不服暫予收容處分,可以於收容期間內以言詞或書面敘明理由,向移民署提出收容異議聲請,經由移民署送交管轄法院審理。
依上開規定,阿霞阿既不是受收容人本人,也不是受收容人阿江之一定關係親屬,自然無從收容異議程序提起救濟;而且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之24項的規定,本案不適用撤銷訴訟相關的規定,阿霞阿也不可以就暫予收容處分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相關條文: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行政處分未記載救濟期間,訴願期間如何計算?】(046)

案例:
老楊所有之農地旁有條泥土道路,縣政府以車輛每經過該泥土道路都造成塵土飛揚,某日乃將整條泥土道路鋪設柏油。老楊覺得縣政府鋪設柏油已越過其土地之一部分,於10431日向縣政府提出陳情,請求挖除其土地上已鋪設之柏油路面回復原狀。縣政府於104620日函復略:「…經查該巷設籍通行已逾30年,為具有公用地役關係之現有巷道,所請礙照准。」該函並未記載救濟期間,所以老楊不知道可以提起行政救濟。但老楊越想越不對,過完農曆年後便於105222日向縣政府提起訴願,表示其土地僅有巷內部分人使用,沒有供公眾通行,不具公用地役關係。請問老楊提起訴願,有沒有超過訴願期間?

答:
行政機關所為之行政處分,應以書面為之,及依行政程序法第96條規定記載必要事項: (1)處分相對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別、身分證統一號碼、住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2) 主旨、事實、理由及其法令依據。(3) 有附款者附款之內容。(4) 處分機關及其首長署名、蓋章,該機關有代理人或受任人者,須同時於其下簽名。但以自動機器作成之大量行政處分,得不經署名,以蓋章為之。(5) 發文字號及年、月、日。(6) 表明其為行政處分之意旨及不服行政處分之救濟方法、期間及其受理機關。所以縣政府在為行政處分時,救濟期間是必要記載事項。
倘若行政處分無記載救濟期間或告知期間錯誤時,人民極易逾越訴願法第14條所規定之30日訴願期間,因此行政程序法第98條第3項規定,處分機關未告知救濟期間或告知錯誤未為更正,致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遲誤者,如自處分書送達後1年內聲明不服時,視為於法定期間內所為。本件縣政府104620日之函文內容係認定老楊之系爭土地為具有公用地役關係之既成道路,性質上為確認性質之行政處分,該函文並未告知救濟期間,則依行政程序法第98條第3項規定,老楊於105年222日提起訴願,並未逾訴願期間。

相關法規: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何謂訴願先行程序?】(045)

案例:
小明102年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經國稅局查獲其當年度出售10筆建物係以營利為目的,而核課營利所得100萬元,初查乃歸課小明綜合所得總額200萬元,除核定補徵應納稅額20萬元外,並處以罰鍰,此核定稅額繳款書及罰鍰繳款書並於104112日送達於小明(稅額繳款書及罰鍰繳款書限繳日期為104125)。小明就此10筆建物營利所得部分,國稅局發生綜合所得稅之爭議,小明就此爭議未先提起復查,即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是否合法?

答:
訴願先行程序,是立法政策上針對行政處分中較具專業性、科技性或大量集體作成之處分,要求人民在提起訴願前需先向原處分機關尋求補救與改進的行政救濟制度,其目的在使行政機關更慎重的進行自我省察程序。常見之訴願先行程序如全民健保之爭議審議、集會遊行法之申復、商標法之異議,而稅法上之復查,亦屬訴願先行程序之一種。
依稅捐徵法第35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納稅義務人對於核定稅捐之處分如有不服,應在繳款書送達後,於繳納期限屆滿之翌日起30日內,申請復查。因此,小明應先向國稅局申請復查,其稅額繳款書及罰鍰繳款書限繳日期為104125(星期日),順延至同年月26(星期一)止,故復查申請之末日為同年225(星期三)。小明未於104225(星期三)前申請復查,未符合訴願先行程序,因此,他所提起的訴願及行政訴訟不合法。

相關法規: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沒有提起訴願的人可以搭別人訴願決定的便車提起撤銷訴訟嗎?】(044)

案例:
張小仁為A公寓大廈的區分所有權人,因為張小仁在陽臺加設鐵窗,違反社區規約規定,經A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制止而不遵從,乃報請甲縣政府依法處理,經甲縣政府審認張小仁已違反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8條第1項規定,乃依同條例第49條第1項第2款規定,命張小仁必須於文到15日內改善完畢。張小仁不服,由他的父親張大富代理他提起訴願,經訴願決定駁回後,張大富主張他是訴願人張小仁的家屬,並居住於A建物內,所以訴願決定與原處分撤銷與否,對他的權益有利害關係,遂依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3項規定提起撤銷訴訟,卻遭行政法院以起訴不合法為由裁定駁回訴訟,請問這是為什麼呢?

答:
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3項所以規定:「訴願人以外之利害關係人,認為第1項訴願決定,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是因為原處分而受利益的人,原本欠缺提起訴願之實益,倘若其他利害相反的人提起訴願,經訴願決定撤銷或變更原處分,導致損害到他的權益時,當然應該使他可以直接以訴願決定機關為被告,訴請撤銷該訴願決定,以回復原處分的效力,才符合權利救濟相當的原則。
換句話說,訴願人以外之利害關係人,限於利害關係相反之人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3項規定提起行政訴訟;至於非利害關係相反之人,不得依前述規定起訴,應自行提起訴願以求救濟,如果未提起訴願,基於訴願前置主義,原則上不得直接提起行政訴訟。
這樣的見解是經最高行政法院93年9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作成的。由本件事實關係可看出張大富與張小仁都是想要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的,兩人並非利害關係相反之人,因此張大富不能以不服「駁回張小仁訴願決定」為由,依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3項規定提起行政訴訟。所以他的起訴不具備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3項規定之要件,而且這種情形是無法補正者,因此行政法院才會依行政訴訟法第107條第1項第10款規定裁定駁回他的起訴。

相關法規: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撤銷權之除斥期間自行政機關確實知曉時起算】(043)

案例:
阿明於9810月間報考98年公務人員簡任升官等考試(下稱系爭考試),於99112日榜示及格,並由考選部報請考試院發給考試及格證書在案。嗣銓敘部於1019間審查阿明之簡任資格時,發現阿明系爭考試的應考資格有疑義,函請考選部處理,經考選部審查決議報請考試院於10224日以原處分撤銷阿明考試及格資格並註銷其及格證書。阿明不服,主張原處分已逾行政程序法第121條第1項規定2年之撤銷除斥期間,有無理由?

答:
對於違法行政處分撤銷權之除斥期間,依行政程序法第121條第1項規定,應自原處分機關或其上級機關知有撤銷原因時起2年內為之。又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2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認為上開條項明示「知」為撤銷權除斥期間之起算點,故對於授益行政處分之撤銷,應自有權撤銷之機關「確實知曉」原授益行政處分有撤銷原因時,起算2年之除斥期間。
本件考試院於1019月間,始知悉阿明報考資格不符之瑕疵,於10224日以原處分撤銷阿明考試及格資格並註銷其及格證書,原處分未逾2年時效期間。阿明主張原處分已逾行政程序法第121條第1項規定2年之撤銷除斥期間,為無理由。

相關法規: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農地不是我亂挖,為何我要負責:行為人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的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042)

案例:
位於山腳下的美美平原,屬於曾世懷所有,是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平時人煙稀少,偶有民眾前來踏青。曾世懷覺得美美平原真的太美,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於是請無良營造公司幫他蓋一棟民宿在美美平原上,蓋民宿的相關行政程序也都委由無良營造公司處理,卻遭前來踏青的民眾檢舉,在民宿落成時美美平原的主管機關A縣政府到現場勘查,認為曾世懷未向A縣政府申請容許使用就擅自於美美平原上蓋民宿,認定違反區域計畫法第15條第1項規定,而以同法第21條第1項規定,以行政處分命曾世懷停止使用民宿,並裁處新台幣(下同)6萬元罰鍰。曾世懷主張民宿明明是無良營造公司蓋的,罰他認為A縣政府罰錯對象了。試問:A縣政府真的罰錯對象了嗎?

答:
美美平原屬於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依農業發展條例第69條第1項、區域計畫法第15條第1項、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第6條附表規定,如果要在美美平原上蓋民宿,必須先向美美平原的主管機關即A縣政府申請容許使用後,依容許使用許可之範圍蓋民宿。如果因為故意或過失,未經申請容許使用就擅自蓋民宿,A縣政府依區域計畫法第21條第1項規定,裁處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並得限期令行為人或使用人變更使用、停止使用或拆除其地上物恢復原狀。
但如果違反行政法上義務的人(以下簡稱違規人)主張是他所委請的第三人因故意過失而違反上開規定,應該裁罰的對象不應是自己而應該是第三人呢?依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8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及實務的見解,認為如果第三人為違規人的代理人、使用人(合稱履行輔助人),違規人因為第三人的參與而擴大自己的活動領域,並且因而享受第三人提供服務的利益,當然也應該要負擔第三人之參與行政程序行為所造成的利益。因為如果違規人是法人(例如公司),依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規定,法人內部實際行為之職員、受人或從業人員的故意、過失,推定違法人的故意、過失;所以如果違規人是自然人,他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因為具有類似性,也應該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條第 2 項規定,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也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
本題情形,曾世懷請無良營造公司幫他蓋一棟民宿在美美平原上,並且全權處理相關行政程序,無良營造公司就是曾世懷的履行輔助人,因此無良營造公司因為故意過失未向A縣政府申請容許使用就擅自蓋民宿在美美平原上,曾世懷就無良營造公司的故意過失,就應該要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換句話說,曾世懷如果不能舉出反證證明自己委任無良營造公司無故意、過失,就應該要負責。A縣政府以行政處分命曾世懷停止使用民宿,並裁處6萬元罰鍰,並沒有罰錯對象。

相關法規: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個人跑單幫接案銷售勞務,要繳營業稅嗎?】(041)

案例:
阿泰未辦理營業登記,在1001112月二個月期間,找了十幾位親友一同公司檢修機器設備,先後收到公司以支票支付機器檢修費200萬元、250萬元及300萬元,共計750萬元。經國稅局查獲,核定有銷售勞務行為,補徵營業稅及按所漏稅額處以罰鍰。阿泰主張是個人應公司請求幫忙清洗軸承及檢修、上油等工作,與強強公司僅此一次交易而已,應屬個人一時貿易,他是個人非屬營業稅課稅對象,阿泰依此主張循序提起行政救濟,有沒有理由?

答:
依所得稅法、營業稅法整體規定來看,所謂個人一時貿易應指偶發性、可立即完成,且金額通常也不是大的交易情形。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1類營利所得的規定,將個人一時貿易的盈餘與獨資資本主自其獨資經營事業所得的盈餘分開來規定,在立法體系上,是沒有把個人一時貿易定為獨資經營事業的行為。解釋上個人一時貿易行為不屬營業稅法之營業行為。立法上免辦理營業登記,而是以營利所得來申報個人綜合所得稅。實務上個人一時貿易也課徵營業稅。但如果是屬於經常性、持續性,不是偶發可立即完成的交易,就不屬於個人一時貿易,應依營業稅法的規定辦理營業登記再來作交易。至於辦理營業登記後,有無完成交易、交易次數的多寡,均不影響應依法辦理營業登記的義務(參照最高行政法院96年判字第719號判決)。營利事業除依法免辦營業登記外,其不申報營業登記者,主管徵機關應就查得之資料核定其營業額計徵營業稅,不問其有無營業執照,店號名稱及營業場所(參照最高行政法院69年判字第58號判例要旨)。
阿泰縱僅此一次強強公司檢修機器設備,但維修期間持續二個月,不是立即完成。交易金額分3次請款,共計高達750萬元,依社會通念數額明顯大。又僱用十幾位工人發給工資一同完成維修勞務,與偶發性的「個人」一時貿易情形不同,顯係以營利為目的之私營事業。營業稅法的事業,不限於法人或合夥,個人獨資經營的事業亦為納稅義務人。所以依營業稅法第43條第1項第3款、第51條第1項第1款及最高行政法院69年判字第58號判例要旨,阿泰未辦理營業登記而有銷售勞務行為,不問其有無營業執照、店號名稱及營業場所,徵機關得就查獲的資料核定其銷售額,追繳營業稅款外,並按所漏稅額處以罰鍰。

相關法規: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不服市地重劃分配結果,應以誰為被告呢?】(037)

案例:
小王的土地參與甲縣政府之市地重劃,但對於重劃分配結果不服,向甲縣政府提出異議,經縣政府予以查處,小王對查處結果仍然不服並提出異議,經甲縣政府予以調處,因調處不成,縣政府乃擬具處理意見,報經內政部裁決,經內政部審議後裁決維持縣政府所擬處理意見,並函復甲縣政府,甲縣政府就依據內政部裁決函之意旨,通知小王原重劃分配結果並無不法。小王仍然不服,究竟要向誰提起訴願?行政訴訟應以甲縣政府或內政部為被告呢?

答:
原處分機關之認定,原則上應以實施行政處分時之名義為。但上級機關本於法定職權所為之行政處分,交由下級機關執行者,以該上級機關為原行政處分機關,此為訴願法第13條所規定。也就是說,原則上在行政處分上所署名之機關即為原處分機關,行政訴訟時要以其為被告,但如果該行政處分之決定須經上級機關裁決,再由下級機關以下級機關名義對外通知時,此時認為上級機關才是最後決定者,應以上級機關為原處分機關。例如向縣市政府請求照價收回被徵收之土地,因縣市政府會擬具意見報內政部核准後(土地徵收條例第9條第1項),以縣市政府名義發函通知申請人是否准予收回,此時係以內政部為原處分機關(即被告)。
關於不服土地重劃分配結果,依市地重劃實施辦法第35條規定,向縣市政府提出異議,經縣市政府予以查處,如對查處結果仍有異議,經縣市政府予以調處,調處不成,縣市政府擬具處理意見,報經內政部裁決後,縣市政府依據內政部裁決函,以縣市政府名義通知土地所有權人,形式上係由上級機關內政部作最後裁決,似乎也應以內政部為原處分機關,但是市地重劃核心事項之土地重劃分配結果涉及縣市政府之裁量,司法實務上對此有正反兩意見,經最高行政法院於 104 年 9 月份第 1 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作成決議,認為縣市政府辦理市地重劃是地方自治事項,所以重劃分配結果是縣市政府之決定,內政部之裁決僅是監督程序而已,所以還是要以縣市政府為原處分機關,向內政部提起訴願,訴訟時亦應以縣市政府為被告。

相關法規: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除了福爾摩斯跟我本人,誰都找不到我:應受送達處所不明而辦理公示送達的適用情形】(036)



案例:
曹梅小姐是享譽華人圈的室內設計師,常往返於中、港、臺間。曹梅對於中區國稅局核定她的103年度綜合所得稅有漏報250萬元執行業務所得之補稅處分不服,申經復查,未獲變更。復查決定書經送她於該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書所載臺中市戶籍所在地,遭郵局以原址查無此人、遷徙不明而退回;國稅局查明曹梅的戶籍地址並未異動,向外交部領事事務局查詢,亦據函復查無曹梅國外地址;而依入出境紀錄,顯示曹梅自105120日出境後即未再入境。國稅局認為曹梅應受送達住址不明,就依法辦理公示送達,除公告外並於10561日刊登新聞紙。曹梅於730日自香港回到臺灣後,仍不服復查決定,於82日向財政部提起訴願,經訴願決定機關以提起訴願逾期而作成不受理的訴願決定。曹梅提起行政訴訟,主張中區國稅局漏未查明她香港工作室之地址,亦未寄送至該址,所以中區國稅局的公示送達違法,該復查決定並未合法送達,提起訴願的時點應自曹梅回臺灣知悉復查決定時起算,並未逾期,而請求判決撤銷復查決定及訴願決定。請問曹梅的主張有理由嗎?

答:
行政程序法第78條第1項第1款規定的「應為送達之處所不明」,是指已用相當之方法探查,仍不知其應為送達的處所而言,固然應從現實社會生活情狀的角度去解釋,但戶籍法有關戶籍登記的規定,已明定遷出、遷入登記及住址變更登記,所以戶籍登記是個人住所設定的最明確方式。又稅捐的課徵不同於其他行政行為,具有週期性、量大且資訊掌握在納稅義務人手中等特性,有關應送達處所的資訊更需納稅義務人主動提供予機關,以利送達。而且關於綜合所得稅之課徵,所得稅法第80條、第81條既規定,稽徵機關應依據其對納稅義務人結算申報的查核結果,填具核定稅額通知書,連同各計算項目的核定數額,送達納稅義務人;而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書,也要求納稅義務人填具申報當時的戶籍地址及退補稅通知送達處所,故納稅義務人可以預期稽徵機關相關稅捐文書將送達他所填載的退補稅通知送達處所或他的戶籍地址,則結算申報後上開地址如有變更,納稅義務人自應主動通知稽徵機關,否則即可能造成應為送達之處所不明,而符合公示送達之情形。
本件曹梅於105120日後即出國,自同年730日才返國,而曹梅自申請復查時起至作成復查決定並經公示送達完成為止,都沒有向中區國稅局陳報住居所或應受送達處所變更,則中區國稅局以曹梅於103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書中記載的戶籍地址寄送復查決定,經郵局以原址查無此人、遷徙不明而退回後,陸續向外交部領事事務局查詢得知曹梅並無居住之國外地址,再查詢得知曹梅於105120日後即出國而未返國,於是認定曹梅的應受送達住址不明,而辦理公示送達,依據前開說明,自屬於法有據。曹梅雖主張她香港工作室地址可供送達,中區國稅局的公示送達有所違法等語,但曹梅既沒有向中區國稅局陳報變更應受送達處所,也沒有陳明香港工作室的地址為其居住的國外地址,所以中區國稅局因查無應送他址而辦理公示送達,並無不法。而依行政程序法第81條前段規定,公示送達自刊登新聞紙之日起經20日發生效力,故復查決定自105621日發生送達效力,加計在途期間4日,曹梅至遲應於105725日前提起訴願,她一直到10582日提起訴願,已逾提起訴願的法定期間(30日),訴願機關所為訴願不受理的決定,並無違誤,曹梅的主張為無理由。

相關法規: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當事人為多數人時,為求訴訟便利,可否不由全體當事人起訴或被訴】(035)



案例:
臺中市政府辦理公共設施保留地都市計畫道路工程,公告徵收臺中市豐原區某筆土地,該土地為小紅、小橙、小黃、小綠、小藍所共有,他們認為徵收有無效的事由,就想依法提起行政訴訟,但小紅認為如果每次開庭或為其他訴訟行為都需要5個人共同處理,不但程序繁雜而且造成不必要的負擔,此時這5個人是不是可不全體一同起訴?

答:
當事人為多數人時,若具有共同利益,如無團體的組織,或雖有團體而未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將造成由其全體為起訴或被訴,不只增加訴訟程序的繁雜,且使多數人受不必要的訟累,因此,訴訟上設有「選定當事人」的制度。選定當事人制度是將訴訟實施權授與他人,自己(即本人)則脫離訴訟,但法院判決的效力仍然及於選定行為的人(即脫離訴訟的人)。
選定當事人在訴訟繫屬前後均可以向法院為之。若案件經上訴,則原先因選定當事人而脫離訴訟的人,亦非屬上訴人或被上訴人。
本案例,該5人依法乃具有共同利益,可以由其中選定1人至5人為被選定人,為全體起訴或被訴,於訴訟繫屬前後均得為之。且訴訟中經全體當事人之同意,可隨時更換或增減被選定人,則原來被選定之當事人喪失其為被選定人的資格,但選定、更換或增減被選定人,均須通知他造當事人。

相關法規: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綜合所得稅篇-【沒收定金要課所得稅嗎?】(034)



案例:
中基會喬訂立買賣契約,出售房屋1間給會喬,也收了定金100萬元。但因為會喬覺得房地產將大跌而不履行契約(不買了),中基就沒收違約定金100萬元。事後被國稅局查獲此情形,核定中基有其他所得100萬元,併計入當年綜合所得總額課稅。中基主張他之前有支出修繕房屋漏水費用110萬元,沒收定金是損害填補,不是其他所得,應免課所得稅。即使將沒收定金視為「其他所得」,也應該扣除110萬元房屋漏水的修繕費用中基根本沒有所得,依此主張循序提起行政救濟,有沒有理由?

答:
依所得稅法第2條第1項及第14條第1項第10類規定,明白指出了有「所得」產生,就應該課稅,而「其他所得」之計算,是以該項收入額減除成本及必要費用後之餘額為「所得額」。又依民法第249條第2款規定,契約不能履行,是因為可以歸責於付定金當事人的事由,收受定金的人無須證明他的損害,就可以沒收定金。由此可知,該沒收定金的數額並不當然等同於收受定金人的實際損害數額。在國稅局核課所得稅時,收受定金的人就不能免除證明他實際損害數額的責任。收受定金人有沒收定金的收入,就屬於「其他所得」,至於該定金是否有成本及必要費用,亦即有無實際損害可以扣除,應該由取得定金所得的人負舉證責任(參照最高行政法院97年判字第101號判例要旨)。
本案例中基雖主張他之前有支出修繕房屋漏水費用110萬元,但依成本費用應與所獲得的收入相配合之原則,仍應考量成本費用與收入間的因果關係。中基房屋漏水修繕支出費用,是對該房屋未來使用年限、經濟效益延長,即使他未能出售給會喬,亦可因該支出開價比未修繕前更高價格出售給其他人,應該是下次出售房屋收入的成本,與這次因可歸責於會喬事由而沒收定金間,並無必然之因果關係。

相關法條: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勒戒處分可不可以向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啊?】(033)

案例:
盧小曉開公司很賺錢,卻染上毒癮,某日施打一級毒品時為警查獲,移送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檢察官以小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之罪,乃聲請法院裁定命小曉進入勒戒處所觀察勒戒,並於法院裁准後,隨即簽發執行傳票。小曉接到觀察勒戒裁定後,隨即提起抗告,主張檢察官未待抗告確定即簽發執行傳票,自屬違法,且認為現在要他進入勒戒處所勒戒,將造成公司倒閉之難以回復之損害。小曉向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勒戒處分,卻遭行政法院裁定駁回,小曉問這是什麼道理呢?

答:
行政訴訟法第116條第3項前段固有規定:於行政訴訟起訴前,如原處分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者,行政法院得依受處分人之聲請,裁定停止執行。但是行政法院僅就行政機關行使行政上公權力之公法上爭議事件享有受理權限,刑事訴訟法上檢察官之處分或監獄行刑法、保安處分執行法上矯正機關之監禁、戒護、假釋、撤銷假釋、保護管束等矯正處分,均屬刑事執行之一環,為廣義之司法行政處分,如有不服,其救濟程序,應依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辦理,不得提起行政爭
換言之,勒戒處分在性質上係屬檢察官所為之保安處分,檢察官對於應命勒戒之小曉,於偵查中應聲請刑事法院裁定令入勒戒處所進行勒戒小曉對於刑事法院的裁定,雖於收受送達後五日內已提起抗告,但抗告並無停止執行勒戒處分之效力,小曉若想聲請停止勒戒處分之執行,應向原裁定准予勒戒處分之刑事法院或抗告法院聲請裁定停止執行。
綜上可知,小曉無從向行政法院提起本案訴訟進行救濟,行政法院明顯不得適用行政訴訟法第116條第3規定依聲請裁定停止執行。所以小曉無審判權限之行政法院聲請裁定停止勒戒處分,於法不合,當然會被行政法院裁定駁回。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行政處分確定了,還有救嗎?】(031)

案例:
張大雄的父親過世後,遺有1筆土地及現金300萬元財產,張大雄因疏忽而未申報遺產稅,遭國稅局補徵遺產稅及裁處罰鍰,張大雄並未提起復查,案件因此確定。1年後,張大雄父親的朋友吳亮出來表示該土地是他與張大雄父親共同出資購買,因其債信不良,土地不能登記在他名下,所以才登記在張大雄的父親名下,吳亮並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返還該土地持分二分之一,經民事法院判決勝訴。張大雄認為當初遺產稅計算該土地之價值及罰鍰也應減少一半,可是案件已經確定了,還有救嗎?

答:
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就會發生形式確定力,基於法的安定性原則,行政處分之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應尊重其效力,原本不得再對之爭。惟為保護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的權益及確保行政處分的合法性,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而當其具有法定事由時(行政程序法第128條規定),應准許行政處分的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得向行政機關申請撤銷、廢止或變更行政處分,以符合法治原則,這就是「行政程序重開」制度的目的。
行政程序重開之要件如下:1.處分之相對人或利害關係       人得為申請人;2.須向管轄行政機關提出重新進行程序之申請;3.須具備行政程序法第128條之各款事由;4.申請人須於行政程序或救濟程序中非基於重大過失而未主張此等事由;5.自法定救濟期間經過未逾3個月或自法定救濟期間經過未逾5年。而重開程序之決定可分為      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准予重開,第二階段重開之後作成決定將原處分撤銷、廢止或仍維持原處分。若行政機關第一階段即認為重開不符合法定要件,而予以拒絕,即無第二階段之程序(最高行政法院97年度裁字第5406號裁定意旨參照)。
本件張大雄的遺產稅案件,因未提起復查已經確定。但因吳亮後來才出來主張土地一半是他的,並取得民事勝訴判決,此為發生新事實,所以張大雄如果符合前面所述之要件,可以申請程序重開,請求國稅局重新核算遺產稅及裁罰金額。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遺產稅篇-【這不是我老爸的錢!?】(029)

案例:
1005月間的父親死了繼承後在法定期限內完成申報遺產稅,但國稅局核定遺產總額項目下黃的銀行存款5000萬元不服,主張父親80年起設立香蕉大王公司當負責人,就把他在各銀行開立的個人存款帳戶提供給公司營運使用,所以死亡時,在他個人名下的銀行帳戶存款5000萬元,都是香蕉大王公司所有,不是的遺產,依此主張循序提起行政訴訟,有無理由?

答:
動產所有權的歸屬,原以占有為要件,存款既係被繼承人之名義存入,其物權為存款人所有,在未提領以前,不能指為他人所有,否則權利義務之主體無從確定,物權陷於紊亂。被繼承人以其自己名義開立存戶將款項存入,其存款自屬被繼承人所有(參照最高行政法院62年判字第127號判例)。又稅務案件因課稅資料多為納稅義務人所掌握,徵機關欲完全調查及取得相關資料,是有困難的,所以為了貫徹課稅公平原則,納稅義務人對於他所能支配或掌握的課稅要件事實,應負有完全且真實陳述的協力義務(參照最高行政法院101年判字第638號判決)。
本例香蕉大王公司與個人係不同之權利及義務主體,公司營運如有使用金融機構之必要,原應以公司名義開立金融帳戶,以明白區隔公司與個人資金的歸屬。遺產繼承人主張有正當理由,該公司確需以個人名義設立帳戶供公司使用,就要盡她的協力義務陳述實情,並提供相關事證資料,以明該帳戶內的款項純屬公司所有,與個人無關。否則,依上面的判例意旨,應認個人名義帳戶內之款項,屬於個人所有。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冤枉啊我沒有闖紅燈,怎麼做才能還我清白】(010)


案例:
小明新買了一台瞎趴(時髦)的紅色跑車,迫不及待飆海線秀一下,開到臺中市清水區中華北路與臨港路口時,因闖紅燈遭臺中市政府警察局清水分局員警,以「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紅單)予以舉發,認定小明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的規定。嗣經臺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以「裁決書」裁處小明罰鍰。小明不服,認為自己是在黃燈時「滑」過去,並沒有闖紅燈,應如何救濟?

答:
小明除可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9條規定,於接獲「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紅單)30日內陳述意見(申訴)外,也可於「裁決書」送達後30日的不變期間內,以臺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為被告,逕向小明的住所地、居所地、所在地、違規行為地或臺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所在地的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臺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提起行政訴訟(撤銷訴訟)
交通裁決事件採二審終結,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為第一審法院,高等行政法院為第二審法院,並準用簡易訴訟程序相關規定,高等行政法院為法律審,亦得為統一見解而移送最高行政法院裁判。在交通裁決事件的管轄法院部分,除可向原裁決機關所在地的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外,也可向原告住所地、居所地、所在地或違規行為地的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所以小明在起訴前需向地方法院按件繳納新臺幣300元裁判費,對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判決不服提出上訴者,裁判費為每件新臺幣750元。裁判費日後由敗訴者負擔。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阿明不能再提告了:確認訴訟補充性原則】(028)

案例:
阿明在1033月因漏開銷售發票新臺幣(下同)100萬元,而被國稅局查獲後,國稅局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下稱營業稅法)43條及第51條補稅45萬元及裁處漏稅罰5萬元(下稱原處分),阿明不服,主張實際賣方是阿貴,他只是人頭,循序提起復查、訴願均遭駁回,接續提起行政訴訟。因阿明疏未在期限內繳納訴訟費,而被高等行政法院於1041210日以裁定駁回確定。阿明想要補救,就於同年1231日再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原處分為違法。請問阿明這樣做有用嗎?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6條第3項規定,當事人如果可以提起撤銷訴訟、課予義務訴訟或一般給付訴訟,作為行政救濟,卻直接提起確認訴訟,或者本來可以提起撤銷、課予義務,卻放任不提以至無法提起,或者已提起卻因訴訟不合法經裁定駁回,或經判決確定,這時侯也不能再提起確認訴訟。舉例來講,主張行政處分違法的人,原則上應提起撤銷訴訟,請求撤銷違法的行政處分,而不能提起確認訴訟,這就是所謂的「確認訴訟之補充性原則」。因此,原告主張行政處分違法,如果沒有在法定期限內提起訴願或撤銷訴訟,或他所提起的撤銷訴訟因為不合法而被法院裁定駁回,而爭執的行政處分已經確定時,這時候那個已經確定的行政處分,就無法再打官司了,不論那個行政處分是不是已執行完畢,或者因為其他事由而消滅,都不可以提起確認行政處分違法的之訴訟;如果原告提起確認行政處分違法訴訟,行政法院應以原告起訴不具備要件,起訴不合法而駁回原告的訴訟。
本件阿明提起撤銷原處分的行政訴訟,因沒在期限內繳納訴訟費而被高等行政法院以阿明起訴不合法而裁定駁回,基於確認訴訟補充性原則,阿明也不能再提起確認原處分違法的訴訟。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阿山哥告錯法院了:法院無審判權之裁定移送】(027)

案例:
山哥於951向國有財產局承租一筆位於清境附近之國有土地,種植高麗菜,租期自9511日起至1051231日止。後來被國有財產局發現阿山哥將土地轉租給土雞城業者,國有財產局以違反租約為由,於100430日終止租約。阿山哥主張大部分農地仍作農業使用,國有財產局不應斷其生計,乃向國有財產局申請承租同筆土地,都遭到國有財產局以不符農地使用為由駁回申請。請問阿山哥應該向普通法院或行政法院起訴?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2條及第12條之22項規定,當事人起訴主張之原因事實及其依據之請求權基礎,如果屬於私權爭議性質者,不論相對人為一般私人或政府機關,都應由普通法院(民事庭)審判。本件阿山哥向國有財產局為承租之申請,是請求訂立耕地租賃契約之意思表示,屬於私法上之要約行為,並非本於公法上之權利為請求,而國有財產局所為承諾與否之意思表示,也同屬於私法行為之性質,當事人不論就契約之成立或履行事項有爭執,都應循民事訴訟程序解決(參照司法院釋字第448號解釋意旨及最高行政法院58年判字第270號判例)。
所以阿山哥應向普通法院民事庭起訴,如果阿山哥誤提訴願、行政訴訟,行政法院會依行政訴訟法第12條之22項規定,以裁定將訴訟移送至有管轄權的普通法院民事庭。

相關法規:

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遲到的行政處分】(026)

案例:
綠巨人股份有限公司計畫在其所有之土地上設置風力發電廠3座風機,向彰化縣政府申請非都市土地作風力發電相關設施使用許可,其間縣府多次函請該公司補正風力發電機組之相關資料,最後縣府仍認為補正資料不符規定,予以退件。但是綠巨人股份有限公司在收到彰化縣政府退件函之前,就以彰化縣政府未依行政程序法第51條規定,於法定處理期間內作成准駁之處分,而依訴願法第2條之規定,提起訴願,則訴願決定機關逕以彰化縣政府於訴願程序中已經作成行政處分,而駁回綠巨人股份有限公司之訴願,是否適法?

答:
訴願決定是不適法的。因為人民依法申請之案件,行政機關未在法定處理期間處理終結,申請人依法提起課予義務訴願後,行政機關遲遲才在訴願程序中作出「否准」或「非全部有利於訴願人」之處分,此時訴願機關應繼續訴願程序,對該遲到之行政處分做實體審查。
依最高行政法院101年度2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意旨,訴願法第82條第2項雖規定:「受理訴願機關未為前項決定前,應作為之機關已為行政處分者,受理訴願機關應認訴願為無理由,以決定駁回之。」惟就人民程序保障及訴訟經濟之觀點,所謂「應作為之機關已為行政處分」,係指有利於訴願人之處分而言,至全部或部分拒絕當事人申請之處分,應不包括在內。所以遲到之行政處分,如果尚未滿足訴願人之請求,應認為訴願人有不服該處分之意思,無須要求訴願人對於該處分重為訴願,訴願機關應續行訴願程序,對該處分併予處理。本件因彰化縣政府於訴願程序中才退件,屬於否准之行政處分,仍未滿足綠巨人股份有限公司之申請,受理訴願機關應續行訴願程序,不得直接以行政機關已作出行政處分而駁回訴願。

相關法規: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公法上請求權時效】(025)


案例:
阿翔看完真人真事改編之電影《想飛》後,就此燃起心中保家衛國之熱情,更想換上一身帥氣英挺的軍裝,受眾人景仰。後來阿翔如願錄取空軍航空技術學院,但入學後阿翔不知自愛沈迷賭博,更因此積欠高利貸爆發財務糾紛,被學校開除學籍。多年後,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通知阿翔應賠償在校期間的公費及津貼未果,乃向台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訴請阿翔如數給付,阿翔覺得事情早已事過境遷,學校不應該現在才向他請求賠償,他可以引用時效抗辯嗎?

答:
國防部為軍事需要,培養訓練國軍各軍種之幹部為目的,乃提供公費,鼓勵學齡之學生接受軍事教育。為達到此行政目的,學校與學生訂有行政契約,約定由學校提供公費待遇,而學生享有公費就學之權利,但是學生應於修業期限完成學業及於畢業後服一定年限常備兵役之義務,否則應賠償其在校期間的公費待遇及津貼。本件學校與阿翔間成立一個行政契約,阿翔因故被開除學籍,學校是可以請求阿翔賠償在校期間之公費待遇及津貼。
關於時效抗辯部分,依行政程序法第131條規定,請求權人為行政機關時,請求權時效為5年。本件如學校在將阿翔開除學籍後5年內即為賠償通知,阿翔是不可以提出時效抗辯的;反之,如果賠償通知已超過5年時效,阿翔仍可提出時效抗辯。
另外,行政程序法第131條第1項規定,已經在102522日作出修正,區分請求權人是政府還是人民,規定人民對政府之請求權時效為10年;政府對人民之請求權時效則由10年修改為5年,以維雙方公平性。

相關法規: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對廢止醫師執照的處分,受處罰人於起訴前死亡,繼承人不能代為提起行政訴訟】(024)


案例:
吳天良醫師獨資開設美容診所,為了賺錢,使用中央主管機關規定禁止使用的減肥藥,經主管機關祭以最重的廢止其執業執照處分。吳天良醫師還來不及提起行政訴訟,就因為誤食減肥藥心肌梗塞死掉了,此時吳天良醫師的繼承人能不能主張為捍衛先人名義,而提起行政救濟呢?

答:
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又必須當事人於訴訟程序進行中死亡,始得由法定應續行訴訟之人承受其訴訟。吳天良醫師所受「廢止職業執照」的處分,具有一身專屬性,不是繼承的標的。既然受處罰人吳天良醫師於起訴前已經死亡,就不能再以他的名義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而且吳天良醫師的繼承人也不能以繼承人的身分提起行政訴訟。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