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持續違規停車遭多次處罰,違反一行為不二罰原則?】(135)


案例:
蔡一靈日前一大早為趕火車去上班,在火車站附近劃有紅線禁止停車處的地方違規停車,結果收到警察局的6張告發單,以他違規停車行為構成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56條第1項第4款規定,並依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7條之21項第5款及第85條之12項第2款規定,每逾2小時即逕行舉發一次,連續舉發6次。後來又經交通事件裁決處審認蔡一靈上開違規行為屬實,依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56條第1項第4款規定,開立6張裁決書各裁處罰鍰新臺幣600元,6件共計3600元。蔡一靈很不服氣,認為他一次停車行為,居然收到6張罰單,想問問這樣與法治國家一行為不二罰的原則沒有牴觸嗎?

答:
行政違規行為之次數並非純粹以自然行為概念為界定標準,而應該從法規範所欲維護之法益狀態來評價。換句話說,藉由違規受不法利益之情形,如果不論違規行為時間之長短久暫,一概論以單一行為之行政責任,勢必誘引違規的行為人長時間侵害法益,以圖得超出罰鍰額度之不當利益,將造成法秩序失衡之不公義現象。套在違規停車的行為來說,違規停車1天跟違規停車2小時,如果處罰一樣的話,就會造成好像鼓勵行為人違規停久一點一樣。所以從法規範的精神及其目的角度來說,如果立法者基於達成特定行政管制之目的,已擬制規定以侵害法益之時間長度作為量化及區隔違反公法義務之次數者,則行為人雖以自然意義之一行為侵害同一法益,但因其侵害法益之時間長度已超過法律就單一違規行為所設定之評價標準者,仍應成立數個獨立之違規行為,分別論處其行政責任。
司法院釋字第604號解釋認為:「違規停車,在禁止停車之處所停車,行為一經完成,即實現違規停車之構成要件,在車輛未離開該禁止停車之處所以前,其違規事實一直存在。立法者對於違規事實一直存在之行為,如考量該違規事實之存在對公益或公共秩序確有影響,除使主管機關得以強制執行之方法及時除去該違規事實外,並得藉舉發其違規事實之次數,作為認定其違規行為之次數,即每舉發一次,即認定有一次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發生而有一次違規行為,因而對於違規事實繼續之行為,為連續舉發者,即認定有多次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發生而有多次違規行為,從而對此多次違規行為得予以多次處罰,並不生一行為二罰之問題,故與法治國家一行為不二罰之原則,並無牴觸。」
所以,員警依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條之12項第2款規定,對於在禁止停車的地方違規停車,可以逕行舉發,並且每逾2小時,得連續舉發。所以蔡一靈雖然只是一個違規停車的自然行為,但是可以藉由員警的6次舉發行為,認定他有6次違反行政法上義務的之違規停車行為發生,這樣的處罰並沒有牴觸一行為不二罰的原則。(10610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請求照價收回被徵收之土地,應以誰為被告呢?】(032)


案例:
小施原所有之土地,因甲縣政府興辦都市計畫廣場工程需用,由甲縣政府於94121日公告徵收。依核准之徵收計畫書載明系爭土地之使用期限為1001231日,但甲縣政府於徵收後卻遲未編列預算施工,直到1001210日始發函通知小施應自動搬遷。小施認為縣政府已逾使用期限仍未開始使用系爭土地,向縣政府請求照原徵收價額收回被徵收之土地,經甲縣政府認為不符合收回要件,擬具意見報經內政部核駁後,通知小施駁回其申請,小施要對誰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呢?

答:
依據土地徵收條例第9條第1項規定,原土地所有權人請求買回被徵收土地,應向該管直轄市或縣 (巿) 主管機關申請。該管直轄巿或縣 (巿) 主管機關如經初步審查結果,認為與規定不合,而作成駁回之決定,申請人應以該直轄市或縣 (市) 主管機關為處分機關,向內政部提起訴願,行政訴訟則以直轄市或縣市政府為被告。但如果直轄巿或縣 (巿) 主管機關經查明符合於照徵收價額收回其土地之要件,並層報原核准徵收機關作成准予或駁回之決定,而函復該管直轄巿或縣 (巿) 主管機關通知原土地所有權人時,依訴願法第13條但書規定,應以作成准、駁決定之原核准徵收機關(即內政部)為處分機關,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行政訴訟時即以內政部為被告。
本案例甲縣政府已擬具意見報內政部核准,不論其所擬意見如何,應准或應駁,都只是縣政府與內政部間之內部意見,並不對外發生效力,僅供處分機關內政部為准駁決定之參考,並無拘束效力。所以此時應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行政訴訟時應以內政部為被告。(105年8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聲請回復原狀】(114)

案例:
家住中市和平區的老皮,在10681日收到法院判決書後,欲提起上訴,無奈當日台灣中部遭遇天龍颱風,導致和平區的聯外道路均癱瘓,經過搶修直至10691日才恢復對外聯絡,此時老皮是否還能上訴?
答:
考量到天災或其他不可抗力之因素,導致當事人無法在法定期間內為訴訟行為者(如上訴、抗告等),若仍堅持該等期間經過後的不利效果,對當事人而言顯然過,為保障其訴訟權,因此行政訴訟法設有補救措施,即所謂的「回復原狀」。行政訴訟法第91條第1項規定:「因天災或其他不應歸責於己事由,致遲誤不變期間者,於其原因消滅後一個月內,如該不變期間少於一個月者,於相等之日數內,得聲請回復原狀。」
因此本老皮得10691日和平區聯外道路通行後,於20日內向法院聲明回復原狀,並同時補行上訴。(106年8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公法上保險事件的特別審判籍】(095)

案例:
邱大元住在南投縣,透過當地農會以農會會員身分向勞動部勞工保險局(下稱勞保局)申請參加農民健康保險(下稱農保),但勞保局審查後,以邱大元因為曾經領取過勞工保險老年給付,依法不能再加入農保為理由,拒絕邱大元的申請,邱大元不服,經申請審議及訴願均被駁回後,他想提起行政訴訟,請問他應該向勞保局機關所在地(臺北市)轄區之北高等行政法院起訴?還是可以向住所地(南投縣)轄區之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

答:
行政訴訟事件應該由哪一個行政法院受理並進行審判的分配,稱為管轄權的分配,如果是依據行政法院轄區的不同來作分配,稱為土地管轄。土地管轄對當事人而言又可稱為審判籍,其中依被告與行政法院轄區之關聯而決定的審判籍,稱為「普通審判籍」;依涉訟法律關係與行政法院轄區之關聯而決定的審判籍,稱為「特別審判籍」。
行政訴訟法原則上是「以原就被原則」,就是原告提起行政訴訟應由被告轄區的行政法院管轄,行政訴訟法第13條第1項即明定:「對於公法人之訴訟,由其公務所所在地之行政法院管轄。其以公法人之機關為被告時,由該機關所在地之行政法院管轄。」這個就是「普通審判籍」的規定,大部分的行政訴訟事件都是按照這個原則來決定管轄權。
但公法上的保險事件,例如公教人員保險、勞工保險、農民健康保險及全民健康保險等公法上之保險事件,因為具有社會安全功能,就此種公法上保險事件而涉訟者,立法者為便利人民就近尋求行政法院的權利保護,特別在行政訴訟法第15條之21項立法規定:「因公法上之保險事件涉訟者,得由為原告之被保險人、受益人之住居所地或被保險人從事職業活動所在地之行政法院管轄。」這個就是「特別審判籍」的規定,具有特別的立法目的。
就本件來說,邱大元要提起行政訴訟,若依照普通審判籍規定,可以向勞保局機關所在地臺北市轄區之行政法院,就是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若依照特別審判籍規定,可以向邱大元住所地南投縣轄區之行政法院,就是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為北高等行政法院及臺中高等行政法院都具有管轄權,邱大元可以自由選擇向其中一個行政法院起訴。當然,邱大元若選擇向比較近的中高等行政法院(或南投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對他比較有利,這也是立法者訂定特別審判籍保障人民的目的。(106年5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行政處分命「限期改善」,應向何法院提起行政訴訟?】(092)

案例:
裊裊公司於苗栗縣設廠並從事肥料製造,苗栗縣環境保護局(下稱環保局)依據民眾陳情,於106 2 1日派員至裊裊公司廠區進行稽查,檢驗結果異味污染物濃度超過法定排放標準所定標準值,環保局就以該公司違反空氣污染防制法、環境教育法之規定,裁處該公司10萬元罰鍰、並限期於106 53日前改善、且應參加環境講習2 小時。裊裊公司不服,提起訴願遭駁回,欲提起行政訴訟,請問應向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提起行政訴訟,還是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呢?

答:
本件環保局裁處裊裊公司罰鍰10萬元、限期改善及環境講習2 小時,裊裊公司對於「罰鍰、限期改善及環境講習」都不服,雖然罰鍰僅10萬元,在40萬元以下,而且講習部分亦屬簡易訴訟程序事件,但因為處分書中包括「限期改善」部分,此並非屬於行政訴訟法第229 條第2 項規定之簡易訴訟程序事件,所以無法適用同條第1項規定,即非以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為第一審管轄法院。
本件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因此,裊裊公司應向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106年5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代收人代蓋印章或不識字,送達也合法嗎?】(089)

案例:
阿香姐與不識字的老母親同住中市北區,兩人相依為命。清貧的阿香姐於105年總清查期間向區公所申請低收入戶資格審查,經區公所審核不符合低收入戶資格。阿香姐不服氣,依序提出申復以及訴願,均遭到駁回,依法阿香姐應於2個月內提起課予義務訴訟。訴願決定書於105720日送達阿香姐住所,阿香姐遲至105121日才提起行政訴訟,並主張:(1)訴願決定書送達證書上的印章是老母親拿她的印章蓋的,並非她本人蓋的;(2)老母親不識字,根本不知道那是重要資料,自然應該以她知悉的時點起算起訴期間才對。請問,阿香姐的主張在法律上有理由嗎?

答:
最高行政法院53年裁字第84判例意旨:「……收受再訴願決定之送達回證上原告之印章,係由他人代蓋,但此項代理行為,不問為有權代理,抑表見代理,要均對原告發生效力,其逾法定期限始向本院提出行政訴訟書狀,其起訴自屬違背法定程序。」實務上認為,既然阿香姐已經將印章交付老母親,授權老母親代為收受寄送之包裹文書,依照上揭判例見解的意旨,老母親在授權範圍內所為的相關行為,均直接對阿香姐發生效力,所以本件訴願決定書事實上已經發生送達的效力了。又最高行政法院87年度判字第671號判決意旨及90年度裁字第971裁定意旨認為:「衡諸一般人有辨別事理能力者,即具足代為收受郵件之能力,核與其識字與否無關。」阿香姐的老母親雖然是文盲,但在郵差送達郵件時,還能應允代收相關郵件,應該仍足具有辨別事理的能力,不能僅因為不識字,而影響送達之效力。因此本案送達合法,阿香姐的兩個抗辯都無理由,阿香姐已經遲誤提起訴訟之法定不變期間,無法再提起行政訴訟救濟了。(106年5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何時發生送達之效力?】(102)

案例:
正義營造公司在105年間參加甲機關之工程採購案並且得標,但在完工請款之後,卻被發現該公司在投標時有圍標的情形,甲機關就依據政府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規定,通知正義公司將刊登政府採購公報。該公司不服,提起異議,於10631日收到駁回之異議處理結果,但因事務繁忙先放著,後來想起時趕緊於法定期間(15日內)的末日316日以雙掛號郵寄申訴書,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提起申訴,卻遭公共工程委員會以超過申訴期間為理由而不受理。正義公司主張依據行政程序法第49條規定是發信主義,其提起申訴並未逾期,是否有理呢?

答:
行政程序法第49條規定:「基於法規之申請,以掛號郵寄方式向行政機關提出者,以交郵當日之郵戳為。」所稱「基於法規之申請」,是指人民依據法規,請求行政機關做特定行政行為的表示;而政府採購法第102條所定異議及申訴制度則是一種法定特別救濟方式,與行政程序法第49條所稱「基於法規之申請」不同,應無行政程序法第49條規定之適用(最高行政法院106年度裁字第630號裁定參照)。
又法定期間之計算,在法制上有發信主義者,亦有到達主義者。由於申訴審議判斷依政府採購法83條規定,視同訴願決定,故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104條之11項規定,申訴之提起以受理申訴之採購申訴審議委員會收受書狀」之日期為。此與訴願法第14條第3項規定「訴願之提起,以原行政處分機關或受理訴願機關收受訴願書之日期」意旨相同。所以提起申訴與提起訴願相同,均以受理機關收受書狀之日期為,即到達主義,而非發信主義。
本件正義公司雖然於申訴期間之末日以雙掛號郵寄申訴書,但送達到公共工程委員會時,已經超過申訴期間,所以才遭申訴審議判斷不受理。(106年6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命機關作行政處分的判決可以強制執行嗎?】(085)

案例:
小明向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請求核發建築執照,被駁回,訴願也遭駁回,便向中高等行政法院起訴,請求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應為准予核發建照之行政處分,經中高等行政法院依行政訴訟法第200條第4款之規定,判決主文知:「(第1項)訴願決定及原處分撤銷。(第2項)被告對於原告之申請,應依本院之法律見解另為適法之處分。」該判決確定後,都市發展局仍另作處分,小明就上述確定判決主文第2項部分,可否聲請都市發展局強制執行?

答:
行政法院判命行政機關為一定的行政處分,其實就像民事法院判命債務人應履行一定行為(一定的給付內容)。只是因為行政處分只有行政機關可以成,所以法院或第三人無法代替行政機關,因此,當行政機關於履行時,不能直接強制其履行,或交由他人代為履行,但是執行法院可以對行政機關處以金。
依上述說明,本件小明得以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主文第2項為執行名義,依政訴訟法305條第1項之規定向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聲請強制執行,請求都市發展局為特定之行政處分。(106年4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

【應退的稅款怎麼先被抵繳積欠稅款了】(104)

案例:
富成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經申請使用牌照稅身心障礙者免稅後,富成就向地方稅務局辦理退還他已繳納106年使用牌照稅11,230元,但他遲遲未收到應退的稅款,最終只等到一張抵繳證明書,通知他尚有積欠103年度綜合所得稅5萬元,地方稅務局就應退的使用牌照稅款,先行抵繳積欠的綜合所得稅款。富成心有不甘,向地方稅務局主張,他積欠的是綜合所得稅屬於國稅,不可以用屬於地方稅的使用牌照稅退稅款抵繳。請問:富成的主張有無理由?

答:
依稅捐徵法第29條及其施行細則第8條第1項規定,納稅義務人如有應退的稅捐,稅捐徵機關會先查明該納稅義務人是否還有積欠各項稅目的稅款,如果還有積欠稅款沒有繳清,就應依規定順序先抵繳各該積欠的稅款,並通知納稅義務人。抵繳後如果還有應退稅款,才可以退還給納稅義務人。
本案辦理退稅的稅捐徵機關為地方稅務局,而富成積欠的綜合所得稅雖然屬於國稅範圍,但仍為稅捐徵法施行細則第8條第1項第7款規定抵繳順序中的其他各項稅目(包含國稅及地方稅)的欠稅項目。所以地方稅務局用使用牌照稅退稅款抵繳富成積欠的綜合所得稅,符合法令規定,富成的主張是沒有理由。(106年6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我能請幾個律師來幫我打官司呢?】(097)

案例:
郝野郎依規定申報105年綜合所得稅後,經國稅局核定其應繳納稅額為1億元。郝野郎認為國稅局的核定有誤,他應該繳納所得稅1萬元,於是提起復查及訴願,但均遭駁回。現於中高等行政法院訴訟中,郝野郎欲找尋專業的人士來幫他處理本次訴訟。請問他最多可以聘請幾位訴訟代理人呢?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49條第1項之規定,當事人得委任代理人為訴訟行為。但每1當事人委任之訴訟代理人不得逾3人。又同條第2項第1款規定,行政訴訟應以律師為訴訟代理人。稅務行政事件,得以具有會計師資格之人為訴訟代理人。
因此本件稅務案件郝野郎最多可以委任3名訴訟代理人,代理人的資格僅限於律師或會計師。
應補充說明者,上開條文的規定是限制當事人委任代理人至法院進行訴訟行為的人數限制,如果不開庭,而只是在法院外討論相關案情及提供法律意見等其他情況,人數則無限制。(106年6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上訴理由,大律師您太忙忘了?】(040)

案例:
阿寶於日前收到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他不服,欲提起上訴,並委任老皮律師為上訴訴訟代理人,老皮律師為爭取時間,因此先不具理由提起上訴,但老皮律師因雜事過多,忘了補提上訴理由。事後收到法院以上訴不合法駁回的裁定,老皮律師認為法院未命補正即駁回上訴,有害阿寶的訴訟利益,老皮以此為由抗告至最高行政法院,阿寶可以獲得平反?

答:
人民如果不服行政法院的判決,應於收到法院的判決書後20天內提起上訴,這20天就是法律所稱的「上訴期間」。但法律考慮到上訴理由中要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違背法令之處並非容易,因此允許當事人可以提起上訴時可暫時不具理由,先以書狀上訴。但為防止當事人毫無理由濫行上訴,藉以拖延訴訟,故法律明文規定,當事人如未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原判決法院可以逕行以裁定駁回其上訴。
本題老皮律師雖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因未表明上訴理由,其上訴仍不算合法,因此老皮律師應於上訴狀提出後20日內補提上訴理由,否則其上訴將遭駁回。老皮因事情繁忙而忘記補提上訴理由,原判決法院依法命補正以裁定駁回,於法並無違背,阿寶所推非人,難以平反。(105年9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個人所得以已實現之所得為限!】(105)

案例:
小如是個努力工作的上班族,經過多年投資理財的結果,已經是一個在北擁有小套房,外加500萬存款的小富婆。103年時她的同事阿偉,急著結婚買房子,手邊缺自備款,小如想運用這筆500萬元閒錢賺取比一般銀行定存較高的利息,所以在1037月時將這筆500萬元借給阿偉2年,利息約定年息3.5%,每半年支付利息一次。1037月阿偉開出4張利息支票,每張87,500元,日期分別為10371日、10411日、10471日、10511日,交給小如。之後小如如期兌現10371日的支票,但第2期以後的支票因阿偉欠債跑路造成退票,小如不甘金錢受損,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償還。而國稅局依據阿偉的利息簽發支票紀錄及小如銀行帳戶轉帳託收紀錄資料,仍核課小104年度利息收入175,000元。請問,國稅局的核課處分是否適法?

答:
國稅局的處分有違誤。依司法院釋字第377號解釋及最高行政法院61年判字第335號判例規定,個人所得係以已實現之所得為限。故本件阿偉支付給小如的第2期、第3期及第4期支票遭到退票,僅兌現第1期的87,500元,有小如提出銀行存摺對帳單證明,國稅局未依職權進一步向銀行求證支票退票之事實,逕行認定小如104年度有利息收入175,000元,違反上述司法院釋字及最高行政法院判例意旨,應予以撤銷。(106年7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提起再審,應具體表明再審理由,否則法院無庸命其補正,可逕行駁回】(100)

案例:
與國稅局間綜合所得稅事件,提起行政訴訟,經法院判決駁回其訴(下稱原確定判決),阿沒有提起上訴,判決就已確定。但阿越想越不服,提起再審之訴,僅主張:原確定判決有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原判決就足以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之再審理由,但未具體指明有哪些重要證物漏未斟酌,法院未命阿鳩補正,以裁定駁回阿之再審之訴。阿認為其提出之訴狀已表明有再審理由(即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為什麼法院沒開庭就裁定駁回呢?

答:
再審之訴,應依行政訴訟法第277條第1項第4款規定,以訴狀表明「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此為必須具備的程式。所謂表明再審理由,必須指明確定裁判有如何合於法定再審事由之具體情事始為相當。倘僅泛言有何條款之再審事由,而無具體情事者,則仍未符合應表明再審理由之規定。又如未表明再審理由,法院無庸命其補正,以再審之訴不合法以裁定駁回之(最高行政法院67判字第738號判例參照)
本件阿僅以訴狀表明有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之再審事由,惟未指明原確定判決有如何合於該款再審事由之具體情事,仍未符合應表明再審理由之規定,法院無庸命其補正,以裁定駁回之。(106年6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官司打到一半不想打了】(109)

案例:
郝野郎依規定申報105年綜合所得稅後,經國稅局核定其應繳納稅額為100萬元。郝野郎認為國稅局的核定有誤,其應該繳納所得稅應為80萬元,於是提起復查及訴願,均遭駁回,遂提起訴訟。於高等行政法院訴訟進行中,郝野郎身心俱疲,很想撤回其訴訟後,他應該注意什麼?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113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原告於判決確定前得撤回訴之全部或一部。同條第2項規定,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應得其同意。同條第3項規定,訴之撤回應以書狀為之。但於期日得以言詞為之。原告在第一審終局判決前撤回起訴,法律上效果會認定未曾起訴,可以就同一事件再提起訴訟;如果原告在第一審終局判決後案子尚未確定前撤回起訴的話,不但第一審的判決會因此失效,而且以後也不能再就同一事件起訴了。
因此本件稅務案件郝野郎可以在判決確定前隨時撤回訴訟,如果被告有開庭應訴的話,則需要被告同意,才能撤回訴訟。郝野郎可以用書狀方式向法院表達欲撤回起訴的意思,也可以在開庭時以口頭向法官表達撤回起訴。
善意的叮嚀:提起撤銷行政處分的行政訴訟,應於收受訴願書翌日起二個月內提出,郝野郎撤回其起訴後,如果後悔想要再行起訴者,應該注意是否已經逾期。(106年7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為什麼我不能再上訴了?】(091)

案例:
王拓海某日駕駛他的愛車AE86豆腐至鰲峰山,頗有藤原拓海的架式,不料下坡時因超速遭警察機關舉發,經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處以罰鍰2,000元,王拓海不服,循序向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中高等行政法院請求撤銷違規罰單,均遭駁回。王拓海發現臺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書上最末記載「不得上訴」。王拓海以前聽人家說我國法院三級三審制,應該可以再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為什麼這個案件沒辦法,莫非是法院弄錯了?

答:
所謂的「審」「級」制度,「審」乃關於審判程序中上訴救濟途徑之層級關係,「級」則是指審理法院的層級。我國行政訴訟法院可分成三「級」,依序分別為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
自民國10196日起我國行政訴訟改三級二審制,地方法院設立行政訴訟庭審理簡易訴訟事件及交通裁決事件,上開事件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第一級)為第一審,若當事人不服,則以高等行政法院(第二級)為第二審。至於其他行政訴訟事件(即稱通常訴訟程序)則依序由高等行政法院(第二級)為第一審,最高行政法院(第三級)為第二審。
由上說明可知我國的行政訴訟案件在審理程序上,不管是簡易案件、交通裁決或其他行政訴訟案件,當事人可經由二個審級之法院尋求救濟,此即為「二審」,但分別由三個不同的級別法院管轄,此為「三級」。
本案拓海所不服者乃交通違規罰單,性質上是交通裁決事件,依行政訴訟法第237條之92用同法第235條第3項之規定,拓海僅能上訴至高等行政法院。因此法院判決書記載「不得上訴」,並沒有弄錯。(106年5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1個違章行為可以罰2次嗎?】(086)

案例:
胡仙兒在她自有的透天房地獨資經營「胡小仙美食百餐廳」,並領有中市政府核發的使用執照,核准用途為「餐館業」。中市政府在106410日執行公共安全聯合稽查,查獲胡小仙美食百餐廳實際經營酒吧業,現場有吧供應各種酒類供客人點用,並有小姐陪,查獲當時有5桌客人正在飲酒。中市政府經濟發展局認為「胡小仙美食百餐廳」違規經營登記範圍外的酒吧業,違反中市休閒娛樂服務業管理自治條例第4條第1項規定,乃依同條例第13條規定,於106417日作成原處分1,裁處胡仙兒5萬元罰鍰;都市發展局也認為「胡小仙美食百餐廳」所屬土地位於第二種住宅區,不能經營酒吧業,胡仙兒經營酒吧業已經違反都市計畫法第34條及都市計畫法中市施行自治條例第18條規定,乃依同法第79條第1項規定,於同日即106417日作成原處分2,裁處胡仙兒6萬元。請問:原處分1及原處分2有無違反行為二罰原則呢?

答:
一行為二罰原則是現代民主法治國家之基本原則,目的是為了避免因法律規定的錯綜複雜,致人民的同一行為,遭受數個不同法律的處罰,而承受過度不利的後果。所以同一違章行為,如果同時違反2個不同法律的規定,行政機關應該選擇處罰比較重的規定裁處,不得分別依不同的規定作成2個處罰,否則就是違反行為二罰原則。
本案胡仙兒在自己經營的「胡小仙美食百餐廳」違規經營酒吧業被查獲,分別被中市政府經濟發展局認定違反中市休閒娛樂服務業管理自治條例第4條第1項規定,另被都市發展局認定違反都市計畫法第34條及都市計畫法中市施行自治條例第18條規定。也就是說,胡仙兒的1個「經營酒吧業」違章行為,同時違反中市休閒娛樂服務業管理自治條例與都市計畫法的規定,就有一行為二罰原則的適用,所以中市政府應該以處罰效果比較重的規定裁處胡仙兒。而違反中市休閒娛樂服務業管理自治條例第4條第1項規定,依同條例第13條規定,法定罰鍰額度是5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違反都市計畫法第79條第1項規定的法定罰鍰額度則為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所以應該由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依處罰效果比較重的都市計畫法第79條第1項規定處罰原告,因此,都市發展局作成的原處分2並沒有違法。但經濟發展局的原處分1,已經違反行為二罰原則,所以經濟發展局應該自行撤銷原處分1。(106年4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交通案件第一審法院為何沒有通知我出庭?】(055)

案例:
阿發於1051010日早上10:10,駕駛小客車趕著去約會,行經中市霧峰區中投公路63線北上10.8公里處,因行車速度達時速87公里,超過該路段規定之最高時速70公里,經交通部公路總局中區監理所認定超速,但未滿20公里,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0條規定裁處罰鍰1,600元,並記違規點數1阿發不服,認為警察怎麼可以偷偷摸摸躲在樹叢裡拍照,而提起行政訴訟,但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沒通知他出庭表示意見就判決駁回。阿發很納悶,法院怎麼可以沒通知他出庭呢?

答:
依據行政訴訟法第237條之7規定,交通裁決事件之裁判,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此法條的立法理由是「考量交通裁決事件質輕量多,且裁罰金額普遍不高,如卷內事證已明確,尚須通知兩造到庭辯論,無異增加當事人之累,於本條明定,其裁判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所以基於訴訟資源之有效分配及程序經濟,交通裁決事件對於事實及證據明確之案件,得不經言詞辯論為判決,即不用通知當事人到庭陳述意見。
本案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可能認為阿發於上開時、地駕駛系爭車輛,超速達78公里,被雷達測速儀自動速拍攝並不爭執,也有察局之證照片舉發違規通知單可證,而且該雷達測速儀也有送請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檢定合格、在有效期限內,警察也有在測速照相機前方200公尺處設置「前有測速照相」警示牌,提醒用路人遵守等情事,所以認為阿發違規事實明確,此時即可不通知他出庭說明為判決。(105年11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獨資商號之當事人能力】(081)

案例:
阿娥姐在中市南區獨資經營「憶客來小吃店」,店內炒米粉又香又好吃,每天熱銷1000碗。不料小吃店遭人檢舉於10512月至1064月間,未依規定開立統一發票,漏報銷售額合計100萬元,經財政部中區國稅局核定「憶客來小吃店」補徵營業稅額,並處罰鍰。阿娥姐不服,打算提起行政救濟,請問阿娥姐應該以其本名「林月娥」,或是以「憶客來小吃店」的名義提起救濟呢?

答:
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下稱營業稅法)第2條第1款規定:「營業稅之納稅義務人如左:一、銷售貨物或勞務之營業人。」同法第6條第1款復規定:「有左列情形之者,為營業人:一、以營利為目的之公營、私營或公私合營之事業。」由此可知,營業稅法所稱的營業人,其形態不限於公司,性質上屬於合夥或獨資者也包含在內。其中屬獨資商號者,因為商號本身沒有獨立的人格,故該商號因營業所生的權利義務,仍應歸屬於該商號的負責人。又最高行政法院688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內容:「獨資商號,…在行政訴訟裁判當事人欄,…應以獨資商號主人為當事人,記載為『○○○即○○商號』。…」因此,獨資商號的營業稅雖然是以獨資商號之營業為課稅範圍,但核課時仍應以獨資商號的負責人為課徵對象;且獨資營利事業的違章案件罰鍰處分書,應以違章時經營之自然人為受處分人,記載為「○○○即○○商號」;提起行政救濟時,也應該以「○○○即○○商號」為當事人名義。
依上開規定及聯席會議之意旨,本件阿娥姐應該以「林月娥即憶客來小吃店」的名義提起行政爭。如阿娥姐不小心只以本名提起救濟,應更正記載為「林月娥即憶客來小吃店」即可,此時應認當事人欄已經補正,於法並無違誤。(106年4月編寫)

相關法規:

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所得稅核定通知書記載錯誤時,可申請查對更正】(080)

案例:
阿福是一個朝九晚五的標準上班族,103年度薪資收入有50萬元,他也誠實如數申報。他最近收到103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稅核定通知書,詳細看了內容後大吃一驚,發現通知書記載的薪資所得額是500萬元,而結算已自繳稅額欄也錯誤增加金額,但備註欄並無記載有短漏報所得額情形,也沒有因此增加應補稅額,應該是國稅局將500,000元誤登打5,000,000元所致。阿福的好友群得知此事後慎重告訴他,接下來就會接到國稅局補稅的繳款書,建議他趕快申請復查、訴願,不行的話就要到法院提告國稅局,阿福懷疑真的有這麼麻煩嗎

答:
納稅義務人如發現繳納通知文書有記載、計算錯誤或重複時,於規定繳納期間內,得要求稅捐徵機關查對更正,稅捐徵法第17條有明文規定。立法意旨為繳納通知文書有錯誤或重複,納稅義務人可以要求更正,保障納稅義務人權益。本條所謂「記載、計算錯誤或重複」,是指納稅義務人收到的繳納通知文書記載內容與寄發該通知書之稅捐機關原本核定意思不相符的誤記、誤算、其他顯著的錯誤或重複寄發通知繳納等情形。所得稅法第81條第2項也規定,有上開情形時,納稅義務人得於通知書送達後10日內,向該管徵機關查對,或請予更正。但是若繳納通知文書與稅捐機關原本核定意思相符,並無記載、計算錯誤,單純是納稅義務人對於稅捐徵機關核課的實體事項不服時,就要依稅捐徵法35條第1項規定,依規定格式,敘明理由,連同證明文件,申請復查,無稅捐徵法第17條的適用
本件所述繳納通知文書明顯是國稅局作業上的記載錯誤,阿福對朋友的建議感到疑惑,但他做對了一件事,就是立即主動與國稅局聯繫,清本件繳納通知文書記載內容與自行申報數額落差的性質,確定屬於國稅局記載錯誤,阿福順利快速的完成更正。(106年3月編寫)
      
相關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