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提起再審,應具體表明再審理由,否則法院無庸命其補正,可逕行駁回】(100)

案例:
與國稅局間綜合所得稅事件,提起行政訴訟,經法院判決駁回其訴(下稱原確定判決),阿沒有提起上訴,判決就已確定。但阿越想越不服,提起再審之訴,僅主張:原確定判決有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原判決就足以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之再審理由,但未具體指明有哪些重要證物漏未斟酌,法院未命阿鳩補正,以裁定駁回阿之再審之訴。阿認為其提出之訴狀已表明有再審理由(即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為什麼法院沒開庭就裁定駁回呢?

答:
再審之訴,應依行政訴訟法第277條第1項第4款規定,以訴狀表明「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此為必須具備的程式。所謂表明再審理由,必須指明確定裁判有如何合於法定再審事由之具體情事始為相當。倘僅泛言有何條款之再審事由,而無具體情事者,則仍未符合應表明再審理由之規定。又如未表明再審理由,法院無庸命其補正,以再審之訴不合法以裁定駁回之(最高行政法院67判字第738號判例參照)
本件阿僅以訴狀表明有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4款之再審事由,惟未指明原確定判決有如何合於該款再審事由之具體情事,仍未符合應表明再審理由之規定,法院無庸命其補正,以裁定駁回之。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官司打到一半不想打了】(109)

案例:
郝野郎依規定申報105年綜合所得稅後,經國稅局核定其應繳納稅額為100萬元。郝野郎認為國稅局的核定有誤,其應該繳納所得稅應為80萬元,於是提起復查及訴願,均遭駁回,遂提起訴訟。於高等行政法院訴訟進行中,郝野郎身心俱疲,很想撤回其訴訟後,他應該注意什麼?

答:
依行政訴訟法第113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原告於判決確定前得撤回訴之全部或一部。同條第2項規定,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應得其同意。同條第3項規定,訴之撤回應以書狀為之。但於期日得以言詞為之。原告在第一審終局判決前撤回起訴,法律上效果會認定未曾起訴,可以就同一事件再提起訴訟;如果原告在第一審終局判決後案子尚未確定前撤回起訴的話,不但第一審的判決會因此失效,而且以後也不能再就同一事件起訴了。
因此本件稅務案件郝野郎可以在判決確定前隨時撤回訴訟,如果被告有開庭應訴的話,則需要被告同意,才能撤回訴訟。郝野郎可以用書狀方式向法院表達欲撤回起訴的意思,也可以在開庭時以口頭向法官表達撤回起訴。
善意的叮嚀:提起撤銷行政處分的行政訴訟,應於收受訴願書翌日起二個月內提出,郝野郎撤回其起訴後,如果後悔想要再行起訴者,應該注意是否已經逾期。

相關法規: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為什麼我不能再上訴了?】(091)

案例:
王拓海某日駕駛他的愛車AE86豆腐至鰲峰山,頗有藤原拓海的架式,不料下坡時因超速遭警察機關舉發,經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處以罰鍰2,000元,王拓海不服,循序向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中高等行政法院請求撤銷違規罰單,均遭駁回。王拓海發現臺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書上最末記載「不得上訴」。王拓海以前聽人家說我國法院三級三審制,應該可以再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為什麼這個案件沒辦法,莫非是法院弄錯了?

答:
所謂的「審」「級」制度,「審」乃關於審判程序中上訴救濟途徑之層級關係,「級」則是指審理法院的層級。我國行政訴訟法院可分成三「級」,依序分別為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
自民國10196日起我國行政訴訟改三級二審制,地方法院設立行政訴訟庭審理簡易訴訟事件及交通裁決事件,上開事件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第一級)為第一審,若當事人不服,則以高等行政法院(第二級)為第二審。至於其他行政訴訟事件(即稱通常訴訟程序)則依序由高等行政法院(第二級)為第一審,最高行政法院(第三級)為第二審。
由上說明可知我國的行政訴訟案件在審理程序上,不管是簡易案件、交通裁決或其他行政訴訟案件,當事人可經由二個審級之法院尋求救濟,此即為「二審」,但分別由三個不同的級別法院管轄,此為「三級」。
本案拓海所不服者乃交通違規罰單,性質上是交通裁決事件,依行政訴訟法第237條之92用同法第235條第3項之規定,拓海僅能上訴至高等行政法院。因此法院判決書記載「不得上訴」,並沒有弄錯。

相關法規: